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华北制药断供被罚市值蒸发20亿,药企集采:盛宴还是噩梦

2021-09-04 12:07 出处: 人气: 评论(0
华北制药断供集采被罚的消息在资本市场持续发酵了一段时间:断供集采合同金额仅673万元,却让企业市值在一周内蒸发超过20亿元。随着市场情绪逐渐平复,断供风波引发了不少投资者的冷思考:究竟集采对药企业绩的影响有多大?证券时报记者深度分析了药企的上半年业绩,以及过去几轮集采结果对企业后续业绩的影响,试图从数字背后体会药企对集采的爱与恨。
盛宴
带量采购,这是一项能直接改变医药行业竞争格局的政策。在集采面前,大小企业一视同仁,是否中标只看价格高低。这意味着,大药厂数十年构建起来的营销王国,顷刻倾覆;任何一家有技术实力能将成本降下来的小药企,都有可能成为集采黑马,抢占大药厂的市场份额。这就很明显了,每轮集采孰喜孰忧,投资者已心如明镜。
受益于中标集采、以量换市场的企业已经享受到政策的红利。刚上市还未投入市场就拿下集采订单,这是最可喜可贺的,因为这意味着药品基本无需在营销市场投入一分钱。已上市的存量产品获得中标资格,经过短期的让利阵痛期后也已经开始稳定下来,享受以量换市场带来的红利。
8月底,石药集团发布半年报:营业收入125.9亿元,同比增长12.6%;净利润23.1亿元,同比增长23.2%,实现营收净利双增长。从具体业务来看,除却新品上市增厚业绩外,石药集团重点成药在市场推广和下沉的带动下保持快速增长,核心药品恩必普同比增长29.7%,抗肿瘤收入同比增长44.4%。
抗肿瘤药作为石药集团长期布局的专业领域,今年上半年肿瘤药三大单品都实现快速增长:多美素销售收入增加51%,津优力增加12.8%,克艾力增加17.9%。这是公司营收实现增长的主要来源。其中,克艾力是第二轮集采产品,在进入集采后放量显著,降价68.9%后仍取得了17.9%的销售额增长,集采减费增收逐渐彰显成效。
除此之外,上半年石药集团心血管领域产品收入14.5亿元,同比增加31.1%,其中玄宁的销售收入增加32.1%。而恩存进入了集采执行的第二年,中标省份所报的采购量明显增长,拉动了本期的销售收入增加35.5%。
科伦药业和港股上市公司中国生物制药、国药控股等药企,也通过集采大幅增收,提高市场占有率。
中国生物制药此前受第一批、第二批集采影响存量业务,自第三批集采以来多为新品中标,有利于产品放量。公司在半年报交流会上披露,整个集采产品占公司总收入20%(约30亿元),与2020年同期基本维持稳定,第四批集采产品在上半年的收入同比增长达到15%,预计第五批集采对公司影响也是正面。
业绩证实了上面的说法。今年上半年公司的核心药品抗肿瘤、心脑血管、骨科领域、呼吸系统的收入分别同比增长25%、45%、20%、77%。公司表示,心脑血管领域增速显著提高,得益于集采中标和新产品放量,呼吸领域药品布地奈德上半年销售5亿元,后续集采实行后有利于进一步放量。
紧箍咒
有人欢喜有人忧。对于在集采中丢标的企业,集采就像一个紧箍咒,影响深远,迫使企业不得不断臂求生,甚至连“医药一哥”恒瑞医药也感受到压力。丢标之痛,从过去两年信立泰和华东医药核心产品丢标后的艰难处境,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集采丢标成为信立泰的业绩分水岭。2019年,信立泰结束了此前连续14年的业绩增长,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双下滑,并且第二年影响更大:2019年、2020年公司净利润分别下降51%、91%,从2018年的年赚14.58亿元降至2020年的5013万元。
导致这场噩梦的,是信立泰接连在药品与高值耗材的集采中失利。影响最大的是泰嘉“丢标”事件,这是信立泰所生产的硫酸氢氯吡格雷片的商品名,在丢标集采之前的年销售额大约为30亿元,占公司营收的比例接近七成。
丢标之后,其他拿到集采门票的药企轻松抢占了市场份额。曾经国内最大的硫酸氢氯吡格雷生产商之一,信立泰不得不断臂求生:硫酸氢氯吡格雷团队的部分同事转入血压、特药、器械等团队;此外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部分人员经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
此外,在去年年底的首轮冠脉支架集采中,信立泰产品再次出局。虽然冠脉支架业务在信立泰业务收入中占比不高,但这引发了公司2020年的大额商誉减值:对苏州桓晨计提商誉减值2.8亿元,计提完成后,苏州桓晨的商誉账面价值为0元。
同样因核心品种集采丢标而导致业绩大幅下降的还有华东医药。作为华东医药的核心产品,阿卡波糖连续两次丢标,对公司业绩影响巨大。数据显示,华东医药的阿卡波糖片2018年销售额超20亿元;2019年销售额增幅超30%,达到30亿元以上;2020年公司已不单独对阿卡波糖的收入进行列示。
华东医药在2020年报中直言:2020年,从新冠肺炎疫情对公司生产经营的全面冲击,到阿卡波糖片集采失标,以及后续国家集采和医保价格谈判等一系列政策影响,使得华东医药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这一年,华东医药的营业收入虽然同比降幅不大,但这是公司近10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
集采丢标的影响还在持续。今年上半年,华东医药净利润同比降幅达到24.89%。公司在半年报中表示,其中一部分原因是中美华东部分产品因国家集采及医保谈判原因降价导致收入及毛利同比有所下降。
更惨的是恒瑞医药。丢标事件还没在公司业绩上体现出来,股价已经先跌为敬,今年以来截至9月3日累计跌幅已超过50%,市值蒸发接近3000亿元。
6月份,恒瑞医药参加了第五批全国药品集中采购的投标,公司共有8个品种参与集中采购,但有2个没有中标。其中一个便是恒瑞医药的重磅产品——注射用造影剂碘克沙醇。恒瑞医药表示,目前无法评估集采带来的影响,所有信息以公告为准。
之后不久,恒瑞医药的“大当家”董事长、总经理周云曙递交了辞职报告,称因身体原因辞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以及董事会专门委员会相应职务。业内人士议论纷纷,猜测其辞职或与丢标有关。
8月底,恒瑞医药发布了一份低于市场预期的半年报:营业收入132.98亿元,同比增长17.58%;净利润26.68亿元,同比增长0.21%;经营性净现金流14.98亿元,同比下滑55.6%。分析指出,公司增速不佳的原因,一方面是去年年底开始执行的第三批集采涉及的6个药品,导致公司一季度销售收入大幅下滑;另一方面是公司主要产品卡瑞利珠单抗自今年3月份开始执行医保谈判价格,降幅达到85%。
破局
面对集采的常态化推进,仿制药市场的游戏规则已经彻底改变,对于这些倚重单一品种、又缺乏后继品种的仿制药企,在政策变动面前的风险明显更大。高度依赖单一产品的商业模式无法支撑药企的可持续发展,创新转型成为仿制药企的共识。
这就导致了,全行业研发投入在不断加大。记者据Wind统计,申万化学制药板块的124家企业,今年上半年研发费用达137亿元,平均每家企业半年投入超过1.1亿元。而这在2019年和2020年同期,平均投入仅7700万元和8300万元。
恒瑞医药一直是研发投入大户,创新药研发费用的增长也很明显,2019年、2020年及今年上半年的研发费用分别达39亿元、50亿元、25.8亿元,两年半时间累计投入达115亿元。
集采的下半场,注定是药企研发为王的市场。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分享给小伙伴们: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数码科技 版权所有

    渝ICP备88888888号